分析:国际油价涨势受挫,未来走势仍存分歧

首页

2018-10-16

核心提示:近几个月国际油价累积的上涨势头显著受挫,也显示当前油价上涨已经遇到较大的阻力,基本面因素开始对油价进行修正。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刘亚南)国际油价在日前创下近4年来新高后,出现多次深度调整,因美国对伊朗制裁而推动的油价上涨已显出疲态,尽管对油价继续上涨的质疑之声在增多,市场对于明年油价的走势尚未形成较为一致的看法。 油价上涨疲态已显10月3日,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价格创下/桶的盘中高点,而布伦特原油价格也几乎同时创下美元/桶的盘中高点,油价一度达到了2014年10月底以来的最高点。 高盛集团等市场研究机构基于地缘政治形势发出国际油价可能突破100美元/桶的预测,同时多个研究机构基于供需基本面对油价走势持悲观态度。

不过,国际油价在10月4日即出现月2%的大幅下跌,显现出当前油市已经有显著的市场投机成分介入,投机者对盈利的快速兑现很大程度上导致油价出现大幅波动。 美国能源信息署10日发布的月度报告预计,美国9月份原油日均产量将为1110万桶,今年美国日均原油产量预计将从2017年的940万桶增至1070万桶,2019年日均原油产量将达到1180万桶,高于此前预测的1150万桶。 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大幅增加和债市股市的大幅震荡很快引发了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

在稳定盘整3个工作日以后,国际油价与国际资本市场在10日出现大幅下跌,随后美国股市在11日跌幅有所收窄,国际油价当日反而出现更大的跌幅,随后才有所企稳。

从10日到11日,纽约商品交易所1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和今年12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交割价格分别累计下跌了%和%。

投资咨询机构United-ICAP技术分析师BrianLaRose表示,只要股票市场出现普遍下跌,这将对其他领域带来溢出效应,能源就是其中一个领域,因为能源价格与经济预期关系密切。

近几个月国际油价累积的上涨势头显著受挫,也显示当前油价上涨已经遇到较大的阻力,基本面因素开始对油价进行修正。 供应增长应可弥补供应下跌高盛集团最新发布的报告说,到2021年美国页岩油日产量还将增加100万桶,美国原油日产量预计将超过1300万桶。 报告说,如果页岩油储量低于此前预测,单井原油产量下降或原油产量增长见顶,美国页岩油气对全球石油市场的影响将变弱。

作为当今国际原油市场重要的机动生产者,美国的原油产量在近期和中期仍然具有较好的增长前景。 即使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原油供应如此前预计的那样大幅下跌,但其下跌过程相对较为缓和,为市场上其他的产油国调整产量留有了较为充分的缓冲时间,市场对于伊朗原油供应下降带来供应不足的担忧可能被放大了。

沙特原油日产量已经从今年前五个月不足1000万桶增加到1070万桶,俄罗斯的原油日均产量从5月份1057万桶增加到9月份的万桶,预计今后几个月好可以再增加20至30万桶/日。 而伊朗的日均原油出口量则从4月份美国宣布制裁之前的250万桶以上降至9月份的160万桶/日,10月第一周进一步降至110万桶/日。 不过,美国制裁生效后,伊朗原油出口不大可能将为零,其原油出口继续下跌的空间已经比较有限。

美国能源信息署1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上周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增加600万桶,达到亿桶,而同期包括汽油、燃料油、乙烷和丙烯等在内石油库存环比增加了1130万桶。 值得注意的是,上周美国战略原油库存减少了万桶,意味着8月份向6家炼厂拍卖的1100万桶原油将在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陆续进入市场。

从今年4月中旬到5月下旬,美国战略原油库存曾下降了5288万桶。 美国能源部长佩里在9月26日向媒体重申,美国没有计划动用战略原油储备来平抑原油价格的考虑,战略原油储备用于真正的供应突发事件。

这一表态旨在打消近期关于美国政府将释放战略原油储备平抑石油价格的猜测,但市场分析人士仍不排除美国政府会在近期动用这一手段。

奥地利能源咨询公司JBC能源10日发布的报告认为,在市场关注伊朗和委内瑞拉供应下降之际,2019年利比亚、巴西、俄罗斯、沙特和科威特5国的原油日产量预计将增加95万桶,市场应对额外供应中断的能力可能远大于很多人当前的预期。 JBC能源还把2018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长预期从140万桶/日下调30万桶/日至略低于110万桶/日的水平。

考虑到俄罗斯和沙特已经在增加原油产量,国际原油供应预计将能得到保证,只是备用产能将降至很低水平,难以应对新出现的大规模供应中断等紧急情况。 油价或短暂冲高尽管不同方面对近期和明年油价走势判差异较大,但总体并不认同油价在较长时间维持在90美元/桶以上的看法。

JBC能源日前发布的报告指出,美国对伊朗重新制裁是中短期对原油市场基本面最大的支撑因素之一,这一因素的支撑效应或许已经充分释放,接下来其对油价的支撑效应会开始减弱。

芝加哥能源咨询公司RitterbuschandAssociates总裁JimRitterbusch表示,由于美国制裁,伊朗原油供应快速下降可能成为一个有力的刺激因素,不过一旦下月制裁措施完全实施,其对油价的推涨作用可能迅速消退。

场外石油经纪商PVM石油技术分析师RobinBieber说,油价上涨趋势暂时告一段落,新的方向正在形成,市场看起来正在下行,有效目标价格在走低。 美国能源信息署在10日发布的月度报告中预计,2018年和2019年布伦特原油现货均价将分别为74美元/桶和75美元/桶,比9月份月度报告的预测均上调1美元/桶,同时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价格将比布伦特原油价格低6美元/桶,这一价差的预测保持不变。 国际石油贸易公司嘉能可油气业务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比尔德(AlexBeard)10日在伦敦出席行业会议时预计,今后一年国际石油均价将位于85美元至90美元/桶区间,并强调了对伊朗制裁、新炼油能力投产和美国原油出口受物流和基础设施限制等支撑因素。 不过,比尔德也警告,如果油价涨到90美元至100美元/桶水平,新兴市场经济体对石油的需求会面临很大的压力,石油需求会下降。

国际石油贸易巨头维多石油董事长伊恩罗伯泰勒(IanRoperTaylor)说,我们正在看到新兴市场的石油需求被高油价压低,一年后石油价格预计在65美元/桶水平。 国际石油贸易商贡沃集团(Gunvor)首席执行官托君托维斯特(TorbjornTornqvist)则预计一年后原油价格在每桶70至75美元水平。

他说,此前40美元/桶的原油价格催生了很长时间以来没有的新石油需求,我们不能把这看成新常态。 另一家国际石油贸易公司托克公司首席执行官杰里米威尔(JeremyWeir)表示,由于生产减少和需求增加,如果国际油价在今年底和明年初突破100美元/桶,他将不会感到吃惊,但这将不可持续,全年均价预计在80美元至85美元/桶。

(完)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责任编辑:赵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