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一组横跨40年的图片 追忆同窗友情

首页

2018-10-06

一张泛黄的老照片,记载了一段三十八年前的童真。 那时候,物质匮乏,欢笑和快乐从来不缺。 一张张天真无邪的面庞如花绽放,还有那些美好的点点滴滴。 ——这是一个特殊群体组成的小学班集体。

在我七岁的时候,沉寂的山谷里来了一支解放军队伍,分散住在老百姓家里。 生产队让出了土地,解放军叔叔用勤劳的双手在山沟里建起了一座座营房:七一零、七零二、七零八……用血汗和青春谱写了一曲曲“三线建设”的奋斗乐章,军工子弟与百姓娃娃共同成长在这偏僻的深山老林,纯净的农间,美丽的大自然伴随着我们军民儿女一起长大。

倾听山泉欢歌,军号声每日定时在山间缭绕,雄壮高昂,朝气蓬勃,迎来朝阳,送去黄昏……儿时的我们非常崇拜解放军叔叔,那时我们认识了神奇的电影、电视、篮球场、足球场,每逢过年还能洗一次澡……转瞬之间,根据国家需要,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部队大院和军工厂的小伙伴们随父母调离他乡。

山沟恢复了宁静,营房还在,厂区还在,路还在……从此,刘家庄中学的校园里只剩下沟沟坎坎。 临近初中毕业了,班里只剩八个学生,班集体小了,兄弟班的常来“侵犯”,给我们起难听的外号。 三个男宝儿“土匪”史水利、“王林彪”、“小不点”,五个女宝儿“小毛驴”、“高占奎”、“玉色蝴蝶”、“小凤仙”、还有外县转过来的喊操委员海红大姐——外号或绰号是那个时代的烙印之一。

是部队让我们这群山里娃过早地开阔了眼界,认识了好多新事物……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随着年龄增长,对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部队、工厂小同学思念的情愫在心底越来越浓,伙伴们嬉戏和打闹、欢笑与泪水那情景时常缠绕在心头,沉淀为心中最柔软最温馨的回忆。

那时候,山村里的娃娃和军工子弟老早就学会了物质交易,柿子、红薯换皮筋,换又香又甜的糖果,有时候换好漂亮的书里夹的糖纸。 山里妞也学会时髦了,模仿日本电视剧《血疑》里“山口百惠”扮演的“幸子”也曾风光潇洒地走一回。

还有老妈起的好养活的小名“发小”、“臭蛋”。 男孩时兴长头发、风雪衣、喇叭裤……第一个去了北京的山里小同学元屯,那时候头发老茂密了。 年少的岁月,苦并快乐着,因为户户大家庭,土屋大炕有父母,有一群群的兄弟姐妹,没有寂寞,没有空虚,大人生产队农田干大活,小孩干小活,几乎没有偷懒的孩子。

十七八岁早已学会为一家人做时兴的衣裳,西装喇叭裤、军便服大翻领小翻领等服装。 贫瘠大山里的土屋留下我们成长的印记,而今物是人非,令人回味无穷的纯朴生活。 时光飞逝如流水,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青春离我们渐行渐远,第一次同学聚会在垣曲,选出了会长刘世峰和小玲作为组织者。 班长水利和班里最有出息的小冬都有了自己的座驾,让人羡慕不已,水利成了当地一个名气不小的企业老板,小冬在市里有自己成功的事业,为人豁达大度,豪爽舍得,是我们的榜样。

到场的几位女同学,个个勤劳能干,白手起家,养儿育女,人人贤妻良母,日子过得虽苦也甜,皱纹已渐渐爬上眉角,白发也慢慢相约而至,能聚一次就聚一次。

童年如歌、少年似画,姐妹同学,悠悠岁月。 续梅现在是老板娘了,能干的蝴蝶,家里的顶梁柱,巧儿,那个美丽的女孩,今在哪里?云南昆明……远方的同学满怀思念来了,看看小时侯住过的地方,同学叙叙旧,唠唠嗑,解解怀旧之情,人生沉浮几十载,同窗之谊情最真,山里的工厂看一看,转一转,看看父母曾经拼搏过的地方……有了智能手机,有了微信,通过同学高红庆的联系,有了一张远方同学的照片,只能在照片里寻找同学当年的影子,高建民、刘志英,觉着还是那么天真可爱。 当年风华正茂的女同学几乎都成了奶奶辈,曾经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里里外外的一把手。 现在时光的皱纹已爬上脸庞,到了含饴弄孙的年华了。 悠悠岁月,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改革开放四十年。

山在变,人在变,我们赶上最美好的社会,深深感到幸福无比。 (王春莲那同生)。